Year Walk

这里Take,主死柄木弔

还是自家oc

记一个自家oc

白罂粟最般配了(颜捏造有)

约稿了..!企鹅329097686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p1—p2 25

p3 30

p4 40

p5 50

p6—p7 60

p8—p9 120(很麻烦就贵一点了)

价格可商量,急稿也可以接,敌联合内角色可减价(大概六七折的样子)

ut gf均可减价!!


拜托约我!!!!!

宝石死柄木....(悄悄)头是辉锑矿...身体是辰砂....眼珠也是辰砂...p2桃色...

「Vid Vorum Sma...」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








老师

    您近来安好?

    这封信永远不会也送到您手中,无所谓,我只是写来排解深夜无眠的无趣而已。

    您一定知道我有多么思念您,因为有您的恩情和陪伴我才能成长到今天。倒不如说是活到今天,否则当时一定命送于那条英雄永远也不会来的街道上了。

    是您伸出了援助之手,把我从垃圾堆中抱起来。尽管我浑身尽是血污,您也毫不嫌弃,只是抚摸着我,安慰着我。我还记得那一天您给了我崭新的衣物,虽然大了些,但您只是说我还会长大——

    我还会长大!实话说当时我已经不认为我有未来可言了,未来都是黑色的恶浪,只想要吞噬我而已,比起这样的未来我更想干脆死掉。但是您给了我未来...但我当时仍旧十分恐惧...说了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话,对不起。但您没有感到厌烦,更没有抛弃我...只是接纳了..那样无助,无用的我...

    到现在说了无数句感谢的话,想必十分繁复吧。我只能再次向您道歉了。

    之后您开始教导我,上午的学习,下午的体术。当时我还睡的很好,因为有您的陪伴,您总会不厌其烦地给我讲睡前故事,总是王子公主的故事我记得。我眷恋那段时光...



    之后有一天晚上,您还记得吗?就是那一天晚上...

    您吻了我,我不知道那个吻的含义,但是您这么做了。后来您告诉我这是爱的表现,您爱着我。就像童话故事里那样,然后之后他们会接吻,王子会吻他的公主表示,他们相爱了。我一直以为只是嘴唇相叠而已。但故事从来都是到这里就结束了,书页上总会画一个又大又红的桃心,把拥吻的两个人圈在中间。看来书总是说谎,是老师您告诉我了现实并不到这里结束,之后还有小小的疼痛和绵延的床单,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延续到未来的每一个夜晚...


    之后我就睡不着了。



    您爱我吗,老师?

    我知道您一定会说您爱我,是啊,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有意义。您的手掌抚遍了我全身的时候,您就说过这样的话了。您一直都爱我,因为您一直都这么说。
    请不要误会我怀疑您...我只是冒出了无端的恐惧...请容许我恳求您,请您不要因为我这样重重过分矫情的心思而抛弃我。我还没有报答完您培育我的恩情,我一直都努力地学习就是为了能不辜负您...您一定注意到了才总是夸奖我吧!
    而且一样的,我也深爱着您...我没有办法离开您啊。
    您一定都是了解的吧...
    真对不起我写了这么多杂乱无章的句子仍旧睡不着。我想我就算写再多我也睡不着,干脆就把笔扔掉,写这些无用的东西倒不如去努力学习。您也许轻轻地这么想了——但您一定不会这么想吧?因为您看不到这份信。也许.....
    真的够了...对不起,信已经结束了。

    请记着我深爱着您。


仅此.



关于这份信简单解释一下下...虽然是随便写的写得也很菜....但大概就是死柄木幼时的经历导致无睡眠,痛苦的不得了才写出来的这么一封。写完之后他大概笔也握不住地要呕吐了吧。

开头和结尾不断地强调着爱和感激,尤其是开头铺垫了一大堆的恩情。只是障眼法而已..倒不如说没有爱就没有活路,只能这么骗自己了。

不断的道歉也是对于事实无可逃避不得已归咎于自己身上。大概只有描述那一段过去的时候心态是真实的。

为什么写这么多话来辩护,也是因为觉得老师无处不在吧。

死柄木和a弔,我好像好像从来没说过..但这个和服死柄木不是就给原著穿了个衣服那样的...所以看上去并不像本人...就是想画他袒露坚强的本性..(大概,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遇(情节非原创)

    这是一番奇异的景象,风拂过马背上那位一袭繁重衣物的面纱,雪白间露出了一只猩红的眼,一挺瘦削的鼻,以及一双干裂的唇瓣中若隐若现的贝齿。一道疤痕深刻在偏左的嘴角上。我怔住了,灵魂都被吸去了一般,停住了双脚。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的侧颊。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他只是长长地望进了丛林深处虚无缥缈的黑暗,绿色阴影融在那空洞的目光之中。忽地,犹如一股清泉泄出,一种坚忍而纯净的力量,从他的瞳孔中淌出。那似乎是一种暴露,一个褪去全部衣物,摘下全部粉饰,一丝不挂的人赤裸地站在他人面前,他的根性就如此赤裸的立着。但这并未给他带来羞耻或恐惧,反而毫不遮掩,竟扬起下颚,居高临下的直视着窥视者。看见了如此光景,窥视者自己却会感到战栗,想要落荒而逃。强烈的震慑感让我几乎要跪俯下身亲吻他的脚尖,供诉他如何的清素高贵。但遗憾的是,我是个强盗,此等卑劣折腰之事我才不会做。所以我当即决定,发誓了,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抢到手。